[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香港最准单双各四肖 >

国创人:各自攀登顶峰相遇

[时间:2022-01-10 00:44来源:未知作者:admin浏览:]

  一时兴起追的剧、假期同朋友看的电影、无所事事时打的一局游戏……如今的「中国创作」填满了我们的闲暇时光,也让生活更具层次感。你如何看待#国创的前生今世#?请在评论区留下你的看法。

  从2012年的760亿,到2019年的1941亿,短短七年,我国动漫产业总产值增长了几乎两倍;

  从2009年的62.06亿,到2019年的642.66亿,十年间,全国电影总票房乘以了十;

  从大量引入外国创作,到头部IP带动中华符号「走出去」,中国文化产业的影响力在世界范围内持续扩大……

  在观众和读者们看不到的背后,「中国创作」已从一个小小的萌芽逐渐生根,渐趋壮大。它的壮大并非依靠某一单独力量的支援,而是国创不同领域的创作者们「各自攀登,山顶相遇」。

  2021年初,第27届COMICUP上海同人展在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举办,伴随着展会进行的,是一场由COMICUP上海同人展组委会主办,邀请国内不同创作领域实力创作者参与的「中国创作·向上而行——同人国创30人论坛」。

  和Z世代不同,无论小说、漫画、动画、游戏、设计、文创……国创领域的前辈们成长于一个可以形容为「蛮荒」的年代。

  那时的中国还没有那么多文艺作品,孩子们用存了许久的零花钱买一盒国外的盗版磁带或是一套漫画,这些来自外国的作品给他们的童年留下懵懵懂懂的创作元形,却也带来了不少困惑。

  在分析中国当前的同人创作时,冯凝华(COMICUP创始人兼总策划)谈到了这样一个现象:「其实国内的许多同人,早期都是欧美跟日本IP的二创,在座的一些前辈可能会有共鸣,就是早期在国内想要找一个好的作者很难找,大家都很孤独。第二件事就是你画得很好之后,别人也不信你,会以为你是个日本人。」

  一来,耳濡目染的成长环境使得创作者很难完全在作品中避免「洋气儿」。「我从小确实受日本漫画的影响,任何一个80后的漫画作者,你画漫画没有受到日本任何的影响我觉得是不可能的。」聊到自己的创作是否源于日本,或是否带有日本特色时,资深少年漫画家于彦舒这么认为。

  二来,看久了西式作品后,当该题材存在于中国语境下时,创作者反而会无所适从。这一点在奇幻题材作品的创作中表现的十分明显。

  「我在大学教书的时候,让学生做一些中国式的人物,我发现他们已经做不出来了。可能会画个护肩,我就会跟他们说,你不觉得这个护肩很欧式吗?这个人放到《指环王》里面,也不会太突兀,然后学生不懂,我发现不是他不懂,而是文化已经形成了一个断代。」

  「塔希里亚世界」系列作者吴淼与大家分享着自己的人生经历,从2004年创作塔希里亚开始他的《塔希里亚故事集》,至今已出版十本,黑白剪影的画风、充满哲思的语言使吴淼成为奇幻创作中的佼佼者,除了受到中国读者的喜爱之外,他的作品还受到法国德国等欧洲国家读者的欢迎。

  除了漫画之外,包括修仙文、仙侠剧的存在同样带有相似的问题。中国神话是一套独立于外国,却又分层迭代、特色鲜明的传说体系,融汇上古奇闻、道教、佛教等多元内容。而这些本应体现优秀传统文化、中国精神的故事,被大量融入了西式的奇幻与科幻,最终呈现出不伦不类的样子。

  除了创作者之外,外来作品同样影响着观众。不过,从前读者会将中国创作者误以为是日本人的情况在近年已大幅减少,如今的中国出现很厉害的插画师和创作者是一件不甚稀奇的事。

  幻马群英社的创始人韩晓菲在会议现场讲了这样一个故事:一次B站国创发布会上,弹幕有人问此时放的是不是一个日本的动画片,因为制作太好了。很多粉丝帮忙回应,说这就是我们国内的作品。

  不同案例的存在足以证明,和上一代人不同,大量Z世代们并不认为国外的文艺作品更胜一筹。「因为他实际去过之后、见过之后,没有像以前那么吃惊、那么惊讶。我们民族、我们的国家在变得很强之后,文化的东西变得更好了。」于彦舒对所存在的现象提出了自己的解释。

  在笔者看来,若干年前乃至现在,外国文艺作品对中国观众、读者的影响都未尝是件坏事。它们的存在,培养了我国至少两代人文化消费乃至付费的习惯,有力推动了国创付费模式的发展。

  提及国创付费,创作者们也历经几度摸爬滚打。201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进行了第二次修正。在创作者著作权得以保证的同时,「行业寒冬」也高频发生。以影视行业为例,伴随着互联网行业大举入局而来的,是原属于传统影视行业的资本撤退、发展减速。基于此,一场从2018年底就隐约浮现的「影视寒冬」席卷而来。

  影视行业如此,其他行业同样面临着相似的问题。对于漫画而言,就经常面临媒介载体变化、漫画形式改变、创作者与读者关系变化等问题,也正是因此,于彦舒所谈的漫画行业的「行业寒冬」相隔几年便可能出现一次,且间隔的时间越来越短。

  「我们的路很长」,于彦舒为中国创作的今天留下了这样一句平和又充满着希望的回答。

  2020是特殊的一年,由于疫情的原因,全球产业与文化创作均陷入低迷,但处于同一时间的「中国创作」却迎来爆发,依旧保持着积极向上的发展态势。以同人创作为例,如今的COMICUP不仅成为中国最大,同样也是全球最大的同人创作展。

  根据COMICUP组委会统计,2020年7月底举办的CP26(即第26届COMICUP上海同人展)共有2300以上摊位以及超过48个同人专区或街道参展,但经过半年的酝酿,在CP27的展览现场,这两个数字分别变成了3000与88。除了创作者的报名数量之外,创作题材、中国原创IP的总数也实现大幅增长。

  行走在CP27的展区现场,笔者真真切切感受到了这场「同人创作奇观」的力量。在官方展区,你所熟悉的、目视的、耳闻的皆汇聚场中,每一IP的周遭都裹着一圈又一圈的粉丝,他们与台上之人进行着无差别的互动狂欢。贴纸、挂件、玩偶等周边衍生品一应俱全,曾经大小屏荧幕中虚拟的人物与场景,此时此刻就环绕身边。

  而在同人专区和街道,除了个别选择边走边逛边接受安利的看客之外,大部分的粉丝都目标明确,一进场便直奔平日所追的CP摊位而去。从摊主与顾客的交谈之间依稀可以发现,他们更是有着一套共同话语体系的亲人,活动的举办令其找到了彼此。

  「创作人数和消费人数都越来越多,那么多人去尝试和探索之后,总会有佼佼者崭露头角,进而进一步拓展创作空间。」

  针对如此创作与消费热情,冯凝华肯定了其中的意义。她认为,对于爱好者而言,同人展是一个初期的学校,一个培养基,他们通过这些活动实验,最终找到自己的创作之道和风格方向。冯凝华期待来到同人展的爱好者,未来能够逐渐成长为中国漫画、设计、创作、插画事业的一份子,进而为动画、漫画文化产业本身提供营养。

  除了同人领域,如今整体的「中国创作」同样表现出持续向好发展的态势。从数量来看,近年我国来诞生出若干成熟、大规模以及有一定持久性的IP作品,如《妖神记》《斗罗大陆》《全职高手》等等,这些IP将辐射范围扩展至世界不同国家,提升了「中国创作」的国际影响力。

  根据2019年发布的《成就新时代的中国文化符号:2018-2019年度文化IP评价报告》显示,当前我国IP出海来源多样,除了以《香蜜沉沉烬如霜》等为代表的文学作品占到50%以上的IP出海比例之外,游戏、漫画、电影、动画、连续剧等同样成为IP出海的大宗。

  在IP的繁荣之下,当前的「中国创作」还有另一重值得关注的方面——不少创作者们开辟了属于「中国式」的国创发展道路。

  以奇幻创作为例,对于西方科幻,我们难以模仿。吴淼讲到,西方一些优秀的科幻小说作者,他们本身就是各个科学领域里面的达人,有着超前的眼光和理论基础,并融汇了自己的人生经历。不过,在吴淼心中,中国神话同样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东西,有着一套属于我们自己的体系,而那个体系是西方世界所没有的。就像他自己的奇幻创作,本质是写给中国人看的西式奇幻,其中的精神内涵还是中式的。

  国创另一大成熟的标志在于读者的成熟。相比盗版横行的过去,如今的读者更能理解创作者们所处的创作困境,付费意识在不断提升。于彦舒认为,当前观众对于国创的宽容度很高,他们会通过弹幕关心创作者同创作经费有关的问题,就像我们常见的「经费在燃烧」「你们还扛得住吗?」「是不是我们要众筹啊?」等等。

  其一,优质而有趣的作品仍然稀缺。内容付费规模的持续增长的关键在于形成创作者与消费者之间的良性循环,想要提升读者的付费欲望,首先创作者应从源头上给予读者值得一看的作品。

  付费程度提升,创作者的创作欲望也随之上涨,正如韩晓菲所言,「这样创作者才能活着,活着才有精力去做创作,如果都是免费的、盗版的,那就活不下去了,谁还去做这些东西?」

  其二,无论「中国创作」的哪一领域,都尚未形成完善且规模化的产业链。大多数的原创IP局限于小众圈层的狂欢,难以破圈与数量更广泛的观众读者形成共鸣。而一些体量较大的IP即使实现在网文、游戏、漫画、影视剧等不同文化媒介形式之间转化改编,但其商业形式依旧单一,且不同媒介之间的独立性过强牵引力较弱,难以组成完整的叙事世界。

  这一疑问在此次「同人国创30人论坛」之行中得到了启发,笔者了解到,如今的COMICUP正在尝试帮助创作者们对接国际上一些成熟的出版公司和漫画社,包括日本的漫画产业,创造「中国创作」更多的亮相机会。不过,结果最终将导向何处,还需要实践的检验与时间的证明。

  过去与当下,「中国创作」的各领域一直持续涌入新鲜血液,保持着创作活力。不过,无论是IP数量、传播范围还是影响力,我国当前尚且处于起步仍需探索的关键阶段。这场考验不仅关系着创作者与他们的作品,同样关系着国创所覆盖的若干行业。

  在韩晓菲心中,他觉得自己跟解放前天桥底下的说书人没什么区别,漫画仍旧是个非常传统的行业,无论渠道和形式怎么变,还是在讲故事。「原来在天桥底下说书的后来进了戏院,但是他说的内容,包括他天天要去练的基本功是不变的。」坚持原创初心,在韩晓菲这里,就是秉持讲好故事的原则,创作发自内心认为应该带给读者价值的作品。

  什么样的故事称得上是好故事?韩晓菲提到了两点,一点是「感动」,也就是与观众共情的点,故事中的某个人物或者某件事情对他产生了触动。另一点是「生存、爱情和友谊」,这六个字是每个人天天都要去思考的问题,也是创作者所无法绕过的。

  荀子言,「登高而招,臂非加长也而见者远;顺风而呼,声非加疾也而闻者彰」。「中国创作」的未来发展也需「善假于物」,在当前的传播环境下,这一「物」可以是全新的创作技术以及新的媒介形式。

  技术的进步对于内容创作而言并非是种阻碍。于彦舒谈到,一组平面的动画,到用三渲二扁平化的艺术效果去展现,再到用CG将它还原出来放到大屏幕上,这对于观众来说绝对是开心的事情。因为他看到一个作品从平面不动的到动的、再到动起来更酷的、接着身临其境。

  而传播媒介的转变,更新的则是讲故事的方式。韩晓菲认为,「短视频也罢直播也罢,它只是载体变化了,它的内容是不变的」,即上文所言的「说书人」。并且,媒介之「新」未必需要带动整个国创的大转型,它是小规模的、短期的、垂直的,即让适合的团队释放属于自身的基因。归根结底,无论是新技术还是新媒介,离不开的都是「原创初心」,换言之,外力作用不可取代创作本身。

  当前,AI设计、AI撰稿、AI剪辑在行业中已零星出现,于彦舒对此并不认同,他认为当前存在的收视率、点击率造假以及AI创作等现象这种作者不能直接面对读者,读者也不能直接筛选有价值作品的行为,「从作者到读者全是假的,就是自己玩,也没有真人画,也没有真人看,我们根本算不上同行,这算人工智能行业,不是创作。」

  自己的作品能够成为中华文化全景的「碎片」,传播至海外为他国观众读者所见,是许多创作者在创作伊始便期冀的。

  在谈到国创应该如何走向世界这一问题时,道文化学者梁兴扬认为可以从神话入手,因为神话是我们一个民族的记忆,从我们文明的形成开始,它把我们文明所遇到的各种值得纪念的故事都记录下来,传递一种大的价值观。

  韩晓菲则给出另一种全新的破题思路,他认为中国人的身份就使得我们做的一切故事都是「中国创作」的内容,正如李安的《断背山》中可以瞥得独属于中国的儒家思想。

  冯凝华也同样认为,传递中国文化无需强行,创作者画出心中想画,创作想要创作,就已经是在传递中国的内容了,作品中会不自觉地传递价值观。

  虽然某部作品只能成为我国传统文化及社会生活一个极小的切入口,然而聚沙成塔,当有越来越多的作者怀揣着「成为碎片」的创作初心,便会有一部又一部的作品融入中国的整体创作景观之中,进而在外国读者观众面前,演绎不同的中国色彩。

网站首页香港最准单双各四肖168com现场开奖1金牌两两码香港曾道人官方網大家发高手网免费公开大红鹰论坛